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3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轉貼:http://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period=557&bulletinid=65185

秦政德 草山陋巷創藝無窮
張倩瑋
第557期
2006/11/23
遵守大自然的法則,與山為伴、和大地對話,搜集台灣人的回憶轉製成明信片,希望藉此能引起台灣人的共鳴,讓台灣的老印象還能喚醒台灣人最深層的記憶。
 

 

入秋的陽明山花鐘,沒有春天花彩鮮豔的色調,少了一點人群的圍繞和嘻笑的歡愉氣氛,秋葉枯黃,相形之下更顯孤獨;隱身於花鐘旁的巷弄中,秦政德獨自一人落腳在看似廢棄的小屋中,沒有電視、沒有網路,連洗個熱水澡還要騎十多分鐘的摩托車到前山的公共浴池,他或許孤獨,但是四周花草作伴,藝術創作的思緒泉源不絕,他的靈魂卻是富有的。

堅持 歷經風浪不改其志

一九九四年對藝術創作家秦政德來說,是人生重大的轉捩點,那年他是文化大學美術系大四生,距離畢業只剩下不過半年的時間,卻因為與系上主任的創作理念不合,在畢業前夕遭到退學,沒想到全系學生為了聲援秦政德罷課長達一個多月,抗議他遭受的不平對待,此一事件在當時還躍上社會新聞的焦點,引起各界的關注,史稱「文化美術系事件」。

無端捲入權力的糾葛,雖然被退學是很痛苦的事,但回想起來,他倒是看得很開,笑笑地說,「或許是老天爺給我的禮物,因為我的人生從此不同。」意外地參與學生運動,秦政德認為,如果沒有唸文化大學,沒有被退學,或許今天的他只是個平凡的美術系教師,可能是上天冥冥中注定,非要他經歷這段歷練不可。

如今這段歷史早就掩沒在舊報紙堆中,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地被人遺忘,唯一不變的,是秦政德還留在草山,與山為伴,堅持著最初的堅持,堅持著自己的藝術創作,堅持著做自己的堅持。

一九九○年秦政德進入文化大學就讀,似乎就埋下今日執著於草山創作的因子。雖然家就住在台北,但是秦政德自從和陽明山有了連繫後,便與她結下不解之緣,大三時選擇在學校附近居住,一待就是十多年,即便期間發生擦槍走火的人生意外,他也不認為陽明山是個傷心地,他只是很單純地喜歡自然,誠如他所言,「留在山上給我更多的休息與養分」。

小 草台灣老印象喚記憶

初次見到秦政德,一身亮橘色的上衣、黑框眼鏡,十足大男孩的氣息,一點都不覺得他會是個從事藝術創作的玩家,如果你沒看過他本人,卻又曾在誠品書店裡買過復古明信片,而那明信片又是台灣人記憶中的圖像,那你一定認識秦政德,因為那些明信片正是他虧本、倒貼的創作品,從無敵鐵金剛到大同寶寶,從台灣古地圖到中國強布鞋,秦政德耗盡他所賺取的微薄薪資,只是為了一種理念。

那些別人手中的垃圾,在秦政德眼裡個個都是寶,而當初會蒐集這些古物,還是受到學運事件的影響,一群死黨們有著同樣的默契,創立了「小草藝術學院」,專門搜集台灣人的回憶轉製成明信片,雖說是對外銷售,實際上卻是想要引起台灣人的共鳴,讓台灣的老印象還能喚醒台灣人最深層的記憶。

秦政德解釋著,名為「小草」,正是因為他們所面臨的環境正如小草一般嚴苛,雖然沒有豐富的社會資源,卻有很強韌的生命力,所以在沒有經濟的援助下,秦政德將撿來的、別人給的、網拍買下來等的舊回憶,透過印製成明信片的樣式,包裝成新感情,並將這些需要眾人協助才能完成的集體創作,掛上小草藝術學院之名。

如今這學院只剩下秦政德一人在支撐著,其他的夥伴多半礙於現實環境的牽絆而紛紛出走,事實上,從文物搜集、明信片送印到包裝、送貨,甚至開拓銷售據點,完全是由他一人獨力完成。秦政德要負擔資金,而資金的來源除了明信片的獲利外,他兼任家教的收入也都投進創作的世界,他還要兼做包裝男工,然後騎著他的摩托車充當送貨專員到各銷售據點送貨。

既然做得那麼辛苦何必再苦撐下去?就一如藝術家普遍具有的頑固性格,秦政德不為名、不為利,就算有人盜印他也不計較,他只想要讓更多台灣人認識台灣,如果這些明信片可以很受歡迎的話,秦政德認為那一定是「土地」的關係。

木雕 隱喻政客爭權奪利

不過,相對於明信片的保守作風,秦政德的男女性器官木雕創作可是未滿十八歲或心智未成熟者須成年人陪同觀賞的作品,意外地大膽,這與他害羞靦腆的性格大相逕庭。

木雕創作是秦政德最早接觸的藝術創作,這機緣要追溯到他當兵時,會撿些廢棄的舊屋窗框隨意雕著木劍解悶,但同袍都向他開玩笑說他是在刻男性生殖器,秦政德本來不以為意,後來在大夥的起鬨下,他把刀與男性生殖器刻在一起,當時軍中的排長有社會系的背景,向他說了一句,「刀和陽具都是權力的象徵」,影響至深。

「刀和陽具都是權力的象徵」,這句話回歸到體制面,秦政德回想起美術系事件,事情的根源都可歸咎在人類陷入追求權力、慾望的漩渦中,反映到之後的木雕創作,無論男性或女性的生殖器官,性只是他想表達的一小部分,最主要的意涵還是來自於政治人物對於掌控權力的面貌。

因此,退伍後,秦政德重回草山,窩在他的工作室裡,拿著撿來的檜木漂流木,以性器官為象徵,用雕刻刀刻畫出政客爭奪權力的醜陋,二○○一年他的首次個展就是以觀察、探討、表現台北這個城市深層的權利慾望關係,並將他的雕刻作品呈現在代替畫框的窗框裡。

而今年的九月九日,當施明德帶領的紅衫軍號稱起義時,秦政德有感於政治人物為了個人利益造成社會動亂,他便興起一股創作靈感,以女性生殖器塑形成台灣的圖樣後,有的用鋸子割開,象徵著政治人物的私心撕裂台灣;有的再以數個螺絲釘穿透,代表被詛咒的台灣;甚至是以「台灣之分、台灣之合」為名,放置在潘朵拉的盒子中,讓人猜不透是權力、是慾望,還是希望。

石雕  瀰漫對土地的回饋

諸如此類的創作在秦政德的生命中,隨著不同的時間點是不斷地產生出創作靈感,無論是平面創作還是雕刻藝術,都是他有意嘗試的藝術表現方式,但這兩年,秦政德摸索著他認為層次較高的石雕工作,是自我的挑戰,但更多的情感是秦政德對土地的回饋和付出。

和他相約的那天適逢周日午後,在秦政德的引路下,車行一會兒左拐、一會兒右彎,來到離竹子湖不遠的秘境,在地人稱做玉瀧谷,從大學時代起,這一帶就是他平時靜思、散步的區域,和大地對話了十多年,從去年開始,秦政德終於和土地有了互動,他決定將這條日治時代就有的石砌步道和圳溝旁的羊腸小徑當作他的畫布,開啟他最新嘗試的石雕創作。

走上步道還不到五公尺的距離,就能見到他所立下的第一個石碑|「苔隱心徑」。秦政德在步道上總共立下十二個碑,碑文的內容是他將散步在步道上的心境,反應於創作上,有兩面碑文的立碑、有空碑、有腳踏碑,他想表現的,除了是自己與大地對話後的感觸,立了碑就等於將碑捐贈給這片土地,如果登山客看不懂碑文的意思也沒關係,秦政德表示,碑文沒有一定的答案,端看遊客與大地接觸後自我的解讀。

法則  讓創作融入大自然

秦政德的立碑創作會讓人不禁好奇地想問,在國家公園的用地上,立碑算合法嗎?他不疾不徐地回答著,「我遵守的是大自然的法則,以不破壞大自然為原則,試著讓我的創作與自然融為一體,如果遵照所有法令不得違反憲法為原則的話,對我而言,大自然法則地位等同於憲法,那國家公園法也不算什麼了。」如果碑文被拆除那就拆吧,秦政德看得很開,不過他還是會持續地探險,持續地與土地進行交流,持續地創作。

在秦政德的細胞裡,潛藏著許多衝撞體制的隱性細胞,從他的外表無法得知,但如果你看過他的創作,也了解他的理念,你可以感受到他極力想掙脫體制內的規範,無論是學生時代反抗校園體制,還是今日無所懼的挑戰國家法規。秦政德認為自己能一關關撐到現在,就是因為發生學運,帶著使命感,他說,「若沒有學運,就不會有這樣的東西,我也不會做這些事,至少我是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民國62年陽明山遊覽券。
摯友小草對於石刻上的文字深深著迷,
進而創作也是傳承的滿山頭「石碑」作品,
小草的說法您可去瞧瞧


民國56年在陽明瀑前留影的一家人。
從收集的老照片中,
老草山的小草說他竟然不知道有「陽明瀑」石刻,
而陽明瀑石刻於民國47年就有了。

民國49年陽明瀑前的黑狗兄。
後來小草探查陽明瀑多回,
其中他也帶我走過一次,
該地雜草瀰漫,
小草前幾次的探尋已用開山刀開出路來,
但陡峭的山路鬆軟還是極難攀爬,
真佩服小草的耐心。

約民國50年代所攝。
我們在應該是石刻字位置,
雖然石壁長滿雜草,
但怎樣看都沒有石刻痕跡,
從老照片中可看出「陽明瀑」三字應該不小,
但它確實消失沒留下一絲痕跡....

圖片出處:民國58年台灣風光全集。
近日「陽明瀑」三字的謎底終於揭曉,
原來它並不是石刻,
而只是立體造字釘在岩壁上,
經過近50年的日子沒有維護當然就不見嘍,
小草兄您以後不用再忙啦。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因工作關係熟識幾位原住民朋友,


聽聞近日於牡丹鄉部落新建民宿,


原計劃過年時去住個三、五天,


而且已N年未曾放鬆好好渡假了,


與牽手在一起近十年,


從未帶岳父出遊,


正巧牽手有許多補休假年底前要休完,


於是今月就先安排南台灣之行。


一出發就一路直達東港,


當然就是為了黑鮪魚嘍!




東港海鮮真是俗嘎靠背(太便宜了脫口而出)!!




75歲的日本設計大師福田繁雄為東港設計的地標。




......




福田大師設計的東港鮪地標側面。




繼續南下,


南天白雲筆直公路,


讓我這個北部人好羨慕。




途經佳冬這裡有許多客家庄,


很可惜也有許多老厝空置、荒廢。




在省道旁發現神社鳥居。




參道橋尚完整。




參道兩旁有數十對奉獻石燈,


都僅有基礎,


原來石燈都被民家拆去使用了,


照片為佳冬公學校奉獻的石燈部份,


還有陸軍步兵xxx、警察xxx、佳冬x役xxx....等(許多文字已不清楚)。




佳冬神社基台及鳥居,


欄杆及神社主體已不見了。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因工作關係熟識幾位原住民朋友,


聽聞近日於牡丹鄉部落新建民宿,


原計劃過年時去住個三、五天,


而且已N年未曾放鬆好好渡假了,


與牽手在一起近十年,


從未帶岳父出遊,


正巧牽手有許多補休假年底前要休完,


於是今月就先安排南台灣之行。


一出發就一路直達東港,


當然就是為了黑鮪魚嘍!




東港海鮮真是俗嘎靠背(太便宜了脫口而出)!!




75歲的日本設計大師福田繁雄為東港設計的地標。




......




福田大師設計的東港鮪地標側面。




繼續南下,


南天白雲筆直公路,


讓我這個北部人好羨慕。




途經佳冬這裡有許多客家庄,


很可惜也有許多老厝空置、荒廢。




在省道旁發現神社鳥居。




參道橋尚完整。




參道兩旁有數十對奉獻石燈,


都僅有基礎,


原來石燈都被民家拆去使用了,


照片為佳冬公學校奉獻的石燈部份,


還有陸軍步兵xxx、警察xxx、佳冬x役xxx....等(許多文字已不清楚)。




佳冬神社基台及鳥居,


欄杆及神社主體已不見了。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關於台灣國寶石-北投石已有一拖拉固專文,
在此就不作贅述。


但這本「北投石調查報文」就不得不介紹啦!
這是岡本要八郎於大正四年(1915)所寫的論文報告,
以下所有的圖片都是出於此報告,
此報告為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所藏。






七星橋位於現今新北投公園對面屈臣氏旁,
已完全消失不見。




位於現今溫泉博物館旁的第一瀧。




現今的溫泉博物館。


位於現今瀧乃湯浴室前的第二瀧。


位於現今熱海飯店前的第三瀧,
「北投石發現百年紀念碑」就是立於此畔。




北投石孕育生成地-大河原,
現今銀星橋附近。




今日環境污染,
整條北投溪水質都已改變,
就算要護溪復育也不可能再生成北投石了。


現今的地熱谷。








興建中的北圖北投分館緊鄰著北投溪,
有人擔心它的建造會破壞生態進而無法復育北投石,
從老資料中我們看到從溫博館旁以下,
就不是北投石的生成之地,
但就算無法復育北投石,
環保還是要做的您說是嗎。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近日出遊不在家,


回去再說啦!




南台灣有夠讚!!!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近日出遊不在家,


回去再說啦!




南台灣有夠讚!!!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前篇提到當日本兵老阿輩,


那天拜訪幫他拍照,


今天照片洗好趕緊送去給他,


原本掛在堂上他做兵時的手上彩大照片,


因取下幫他做翻拍,


在櫥櫃上有一個積滿灰塵的塑膠袋,


我問老阿輩能把他拿下來看嗎?




放置已久的塑膠袋裡放的正是老阿輩年輕時的證書及資料,


老阿輩說他找了好久,


以為這些東西因時間久了而不見了,


這真是大發現啊!




裡面有數張他年輕時於街役所任職的聘書、皇民奉公會員證書及中學校的學生證.....等,


因為有看到這些他青春歲月的文件,


老阿輩興奮告訴我更多他過去的種種。




看到那麼多的資料及老照片,


我很好奇被販子拿走的是那些東西?


從老阿輩言談中我自己推測他有說到的但沒有文件或物品的有:


1.公學校卒業證書、寫真帖。


2.街役場獎狀、獎章、獎品。


3.派出所任職資料、照片。


4.從軍訓練文件、證件。


5.神社奉獻證書、寫真。


6.光復返台後工礦公司任職資料、照片。


......




總之今天找到的這批資料雖然不完整但已是很珍貴,


不過對老阿輩來說已經沒差別,


因為他的口頭禪就是 做人問心無愧,


一口氣沒了 這些還能在意嗎?


 


臨行老阿輩將這批資料及照片送給我,


他只希望我能好好收藏、利用這些資料,


我答應他一定會妥善代為保管,


離開時天空飄起細雨,


與懷中這批老資料深深的滋潤著我。




這是老阿輩年輕時參加北京語講習的證書,


後來他至海南島做日本兵時,


是台灣人軍階最高的「通辯官」實質握有生殺大權,


因他不僅本身通曉閩南、日語、北京語及後來所學海南語,


所以他於海南島服役時對當地百姓愛護有加,


許多人在日本戰敗年底紛紛返台,


老阿輩還被當地居民挽留直到次年中才返台呢。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前篇提到當日本兵老阿輩,


那天拜訪幫他拍照,


今天照片洗好趕緊送去給他,


原本掛在堂上他做兵時的手上彩大照片,


因取下幫他做翻拍,


在櫥櫃上有一個積滿灰塵的塑膠袋,


我問老阿輩能把他拿下來看嗎?




放置已久的塑膠袋裡放的正是老阿輩年輕時的證書及資料,


老阿輩說他找了好久,


以為這些東西因時間久了而不見了,


這真是大發現啊!




裡面有數張他年輕時於街役所任職的聘書、皇民奉公會員證書及中學校的學生證.....等,


因為有看到這些他青春歲月的文件,


老阿輩興奮告訴我更多他過去的種種。




看到那麼多的資料及老照片,


我很好奇被販子拿走的是那些東西?


從老阿輩言談中我自己推測他有說到的但沒有文件或物品的有:


1.公學校卒業證書、寫真帖。


2.街役場獎狀、獎章、獎品。


3.派出所任職資料、照片。


4.從軍訓練文件、證件。


5.神社奉獻證書、寫真。


6.光復返台後工礦公司任職資料、照片。


......




總之今天找到的這批資料雖然不完整但已是很珍貴,


不過對老阿輩來說已經沒差別,


因為他的口頭禪就是 做人問心無愧,


一口氣沒了 這些還能在意嗎?


 


臨行老阿輩將這批資料及照片送給我,


他只希望我能好好收藏、利用這些資料,


我答應他一定會妥善代為保管,


離開時天空飄起細雨,


與懷中這批老資料深深的滋潤著我。




這是老阿輩年輕時參加北京語講習的證書,


後來他至海南島做日本兵時,


是台灣人軍階最高的「通辯官」實質握有生殺大權,


因他不僅本身通曉閩南、日語、北京語及後來所學海南語,


所以他於海南島服役時對當地百姓愛護有加,


許多人在日本戰敗年底紛紛返台,


老阿輩還被當地居民挽留直到次年中才返台呢。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現今的台灣,


兩蔣已不再神秘、崇高,


反而變成非主流。




這幾張照片在當時應該會被刪掉吧?




這樣隨意的鏡頭像是普通人一樣。




「總統 請看鏡頭 要拍嘍~」


「呃!俺、俺倒底要瞧乃固攝相機咧!?」


(數字週刊的對白設計)




乾脆不看鏡頭,


俺就欣賞中橫的好山水唄!


 


於是留下了此幅經典照。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現今的台灣,


兩蔣已不再神秘、崇高,


反而變成非主流。




這幾張照片在當時應該會被刪掉吧?




這樣隨意的鏡頭像是普通人一樣。




「總統 請看鏡頭 要拍嘍~」


「呃!俺、俺倒底要瞧乃固攝相機咧!?」


(數字週刊的對白設計)




乾脆不看鏡頭,


俺就欣賞中橫的好山水唄!


 


於是留下了此幅經典照。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人生最後一件大事而留下珍貴的鏡頭,
士林老街出殯人家,
浩蕩的隊伍經過店街,
民族戲院正放映「暗殺命令」,
七星汽水及聖誕老人牌廣招,
還有圓柱型的郵筒,
繁榮的60年代。


機車隊只是陣仗中的一小部份,
還有花鼓車、西叟米、孝男女、輓聯......(許多叫不出名堂)
不過重點還是照片背景的廣招及行號。


此人家的墓地選在貴子坑山邊(今第三公墓),
照片的中間操場為政治作戰學校「復興崗」,
在後面是窯場的煙囪,
這一大片區域就是八仙了。


右上建物群就是新北投地區,
照片的近處為貴子坑磁土場。


貴子坑從日治時代起就以出產優質磁土而聞名,
當年的「北投燒」或稱「大屯燒」響譽全台,
而後因過度的開採,
導致水土大量流失,
每遇大雨必引起重大災情,
因此早年此地才叫做鬼子坑。

照片中的梯田處老地名稱「下厝」,
至目前為止還有幾戶世居於此的平埔族人。


後面為大屯山,
這樣的鄉間景色已不復見。


此次找到這批老照片真是意外,
本來僅想買幾張士林老街的照片,
但賣家希望一起賣,
如挑單張他要賣幾佰元,
全部一起還比較划算。
原以為是零散的照片,
回來整理時發現是有連貫的,
尤其最後還有六張北投貴子坑地區連續照,
這讓我的北投老影像得使補上重要的一塊。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在北部山城的一個小地方,


老阿輩看我背著陸軍背包在閒晃,


肖年ㄟ!麥找相?


謀啦!阿輩!我只是隨便逛逛罷......


 


我們因此聊了起來,


老阿輩今年86歲耳聰目明,


他曾當過日本兵佐八特(佐世保海軍第八特別陸戰隊)服役於海南島,


民國35年中旬回台,


他告訴我許多當年的故事,


可能老伴已不在兒孫也沒住在一起,


難得有人願意聽他的陳年舊事。




昭和19年(1944)改日本名「東鄉明芳」的老阿輩,


當日本兵的物品如今僅剩一張手上彩的大照片及一頂海軍便帽,


不久前才被販子拐騙所有的舊物,


為什麼我會說拐騙呢?


因為老阿輩說有一位林先生要做研究,


而那些老物品全都被他拿走了......


這個世界真的很小,


尤其這個圈子更小,


碰巧那位林先先我與他熟識,


回程趕緊去找他,


所有老阿輩的東西都給他賣掉了......




倖存的日本兵海軍便帽。




老阿輩還是小鎮詩學研究會的理事長,


寫了一手好字及好句,


他對國父孫中山沒什麼感覺,


於是在國父遺像貼上他寫的俳句。


 


我的阿公及外公也都曾當日本兵,


一個頭腦糊塗一個早早就不在了,


聽了許多老阿輩的軍旅物語,


讓我更瞭解他們當年從軍的無知及無奈......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在北部山城的一個小地方,


老阿輩看我背著陸軍背包在閒晃,


肖年ㄟ!麥找相?


謀啦!阿輩!我只是隨便逛逛罷......


 


我們因此聊了起來,


老阿輩今年86歲耳聰目明,


他曾當過日本兵佐八特(佐世保海軍第八特別陸戰隊)服役於海南島,


民國35年中旬回台,


他告訴我許多當年的故事,


可能老伴已不在兒孫也沒住在一起,


難得有人願意聽他的陳年舊事。




昭和19年(1944)改日本名「東鄉明芳」的老阿輩,


當日本兵的物品如今僅剩一張手上彩的大照片及一頂海軍便帽,


不久前才被販子拐騙所有的舊物,


為什麼我會說拐騙呢?


因為老阿輩說有一位林先生要做研究,


而那些老物品全都被他拿走了......


這個世界真的很小,


尤其這個圈子更小,


碰巧那位林先先我與他熟識,


回程趕緊去找他,


所有老阿輩的東西都給他賣掉了......




倖存的日本兵海軍便帽。




老阿輩還是小鎮詩學研究會的理事長,


寫了一手好字及好句,


他對國父孫中山沒什麼感覺,


於是在國父遺像貼上他寫的俳句。


 


我的阿公及外公也都曾當日本兵,


一個頭腦糊塗一個早早就不在了,


聽了許多老阿輩的軍旅物語,


讓我更瞭解他們當年從軍的無知及無奈......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牽手的國中同學生孩子了,


她的娘家旁是一片空置的營區廠房,


這些破房子比她的小孩讓我更有興趣(這樣講會不會被打啊!?),


營區的出入口有大小數個髒水窪,


這樣的景象說明了營區的現況。




破敗的工廠連門都沒了,


雜草樹叢暫充門障。




加工廠的出生證明,


而他的名字叫〝北投〞?




〝北投〞廠內觀,


照片整理到這裡,


牽手已在背後責罵:


又跑到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




真正的開天窗。




另一個無名廠房。




軍營已不是隨便可進去的地方,


這裡更是「閒人免進」,


當時不知是何用途?




上下字是啥?


對了就是「嚴禁煙火」,


難到此處從前是軍火庫?




軍火庫?內一隅(軍火庫好像都沒有氣窗吧?我不知道啦!)。




進來時被一群狗黨狂吠,


示警這是牠們的地盤,


出來時還未被發現時所拍的〝背影〞,


隨後這群狗黨又狂吠了起來。


廢棄的空間最會聚集野貓狗,


我開始擔心身上已沾滿跳蚤......




整個營區就如離開時的景象,


夕陽、蘆葦、遠颺的航蹟。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牽手的國中同學生孩子了,


她的娘家旁是一片空置的營區廠房,


這些破房子比她的小孩讓我更有興趣(這樣講會不會被打啊!?),


營區的出入口有大小數個髒水窪,


這樣的景象說明了營區的現況。




破敗的工廠連門都沒了,


雜草樹叢暫充門障。




加工廠的出生證明,


而他的名字叫〝北投〞?




〝北投〞廠內觀,


照片整理到這裡,


牽手已在背後責罵:


又跑到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




真正的開天窗。




另一個無名廠房。




軍營已不是隨便可進去的地方,


這裡更是「閒人免進」,


當時不知是何用途?




上下字是啥?


對了就是「嚴禁煙火」,


難到此處從前是軍火庫?




軍火庫?內一隅(軍火庫好像都沒有氣窗吧?我不知道啦!)。




進來時被一群狗黨狂吠,


示警這是牠們的地盤,


出來時還未被發現時所拍的〝背影〞,


隨後這群狗黨又狂吠了起來。


廢棄的空間最會聚集野貓狗,


我開始擔心身上已沾滿跳蚤......




整個營區就如離開時的景象,


夕陽、蘆葦、遠颺的航蹟。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近日又找到數張照片,


不過是抗戰結束後的民國35~38年間,


上圖為還稱蔣委員長時代的老蔣。




這些軍人應該都經過抗戰而存活下來,


不過卻是於敏感的36年來台。




民國35年飛官?學生?






民國34年來台軍人。





民國38年來台的何應欽將軍(拍照日期待查)。



來台軍人於台北植物園。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近日又找到數張照片,


不過是抗戰結束後的民國35~38年間,


上圖為還稱蔣委員長時代的老蔣。




這些軍人應該都經過抗戰而存活下來,


不過卻是於敏感的36年來台。




民國35年飛官?學生?






民國34年來台軍人。





民國38年來台的何應欽將軍(拍照日期待查)。



來台軍人於台北植物園。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一戶即將拆除的大戶人家,


許多聞風販子紛紛跑來喊價收購,


一下子整間近千坪磚造老厝所有老東西一掃而空。




事後我再進入厝內看還有什麼可撿拾的,


花了幾小時,


略有收獲。




這些鑰匙是撿到小東西的其中之一。




某牌機車鑰匙。




這間老屋共有三層樓,


數十間房間,


從近百支的鑰匙中挑出沒有重覆的拍照,


當然不只這些,


許多沒特色的就不分享啦。




這大戶人家來台歷史應該很久了,


從撿到的銅錢可印證,


您也許會問這戶人家為什麼要拆屋咧?


因為歷經多代大部份的族人都在國外,


而聽說這間老屋連地皮賣了幾十億耶!

mirugu11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 2